身负压力

近期有很多关于深水产业里机器人取代人类劳动力的讨论,我们不禁探询:当一名饱和潜水员是什么体验?很明显Yaqub Al-Omoud似乎并不急于让位给机器,哪怕他身负压力。

蔚蓝的阿拉伯湾海面上阳光跳跃,水波潋滟,随着气温爬升到43摄氏度,早上热气已经开始蒸腾,海盐味扑面而来。直升机把我送到了潜水地点,位于沙特达曼以北150英里的塔纳吉布港(Tanajib)。

我可不是在度假,但每天都在冒险。我的身份是沙特阿美海事部水下检修组的潜水员。

 

 

trhg
穆萨布· 何莫德作潜水准备工作。

身负压力

我们部门配备船队,支持在公司的矿区内及周边地区开展石油的勘探生产和运输。

一年365天,一天24小时,我们在沙特王国多个港湾一刻不停地持续作业。

我的工作是保全阿美公司的海上/水下资产,包括驳船、轮船、平台、钻井、钻机、海底管道等等,主要通过开展巡检和维护修理,比如焊接作业,有时还有海上建造作业。

这份工作满足了我的两个爱好。第一,我喜欢投入到比自己宏大的一些事物中去,希望我的行为能在小处影响到人们的各种生活经历。因此不论是我们的能源变成燃料方便你出行,变成塑料让你的汽车更安全,还是变成药品涂层助你健康,我都很高兴自己参与到了这个过程之中。

第二就是我对海洋的热爱,这不仅仅是对壮观的珊瑚礁和波涛下五颜六色的海洋生物的爱。我的工作环境是深海,这里曾经是完全不欢迎人类的广阔的前沿地带,但却有着地球上所有生物赖以生存的、遍布全世界的生态系统,复杂精细,生生不息。

 

cds
潜水员亚库布·欧穆德在饱和舱内,由此可以潜水更长时间,作业效率更高。六到八周的时间里他将以舱为家。

身负压力

这份工作虽然艰苦,但很有成就感,充满刺激,我很幸运能从事我热爱的事业。

公司的直升机把我直接送到油气安装设施上,那里有船等着我,或者把我送到最近的港口,登上指定的船。我要在船上当值八周,一周工作五天休息两天,然后回家与家人团聚大概八周时间。休整、恢复,然后重复这个周期。

当上阿美潜水员的过程挑战很多,只有少数一些申请人能达标晋级。体力是申请这份工作的第一道坎,要在极端环境下身负沉重的工具设备作业肯定对身体素质有很高的要求。

申请人要经过严苛的健康和身体评估,然后是为期三个月的新入职项目,专门开展船上观摩,高强度的安全和减压培训。

接下来还有为期90天的专门针对油气行业潜水员的培训,涉及水力和气压动力工具,水下焊接和切割等领域。我们也必须具备检查和修理技能,特别要有安全意识,随时准备应对紧急情况。

 

 s
水下检修组保证沙特阿美的海上资产一直处于最优的运行状态。 潜水员经过全面培训后能处理几乎所有的作业任务。从水下管道、钻机、平台到船舶,潜水员开展多种多样的作业,包括焊接、检查等。水下检修组充分彰显了公司对所有工作环境下高效、安全作业的重视。

身负压力

刚开始工作时我最多到达水深50米,呼吸压缩空气。通过2X1米大小的网格下水回收装置(LARS)用绞车放到水下工作区,每天处理20-40个作业请求。

一位潜水监督员监控我潜水的每一步,从预浸入、减压直到再升出水面。

我的潜水头盔上装有摄像头实时追踪我的每一个动作,潜水脐带缆中充有潜水用气,同时为照明和无线电通讯设备供电,并与水面潜水仪表盘相连监测作业过程。

作为商业潜水员呼吸压缩空气,我在多个深度都积累了必需的小时数,现在已经取得作为“混合气体钟潜水员”的资质,也就是大家熟知的饱和潜水员。

打个反向比方,饱和潜水员能到300米深度作业就是潜水工作的顶峰了。

全世界范围内能在这么大的深度长时间潜水的人凤毛麟角,因为专业认证过程非常严苛,所需的身体和心理素质要求非常高。

我们组配备五艘船,按照工种要求、后勤、复杂度及深度进行部署。两艘潜水支持船(DSV)在2.5-15米浅水区运行;一艘饱和DSV在30-300米区域运行。

我在饱和DSV船上工作。没有待在潜水钟开展潜水任务时,我就在高压饱和舱里,最多和六名其他潜水员一起。

舱内的压力加到约和作业深度下潜水钟内的压力一致,我们通过施压供氧舱内系统呼吸氦氧混合气实现身体组织内的惰性气体饱和,这个过程一般为24小时。

我们在饱和舱内睡眠和放松,与潜水深度的环境压力达到均衡。

在现场准备好的餐食,通过压力均衡舱(也称为高压医疗室)来传送。

因为氦气浓度很低,我们的说话的声调明显要比平时高,彼此交流就像米老鼠和唐老鸭说话一样。我们用声音解码器来协助潜水员之间的交流,还有和生命支持技术员及潜水监督员之间的清晰沟通,他们控制着我们赖以生存的各种系统。

我们穿着带热水循环的潜水服,内层有热水泵入可为我们在深度较大、较寒冷的地方作业时保暖。

 

xs
高强度训练培养关键技能,用于在挑战重重的海洋环境中开展安全作业。

身负压力

一般而言,空气潜水员在1米至50米深度工作10-120分钟,然后用大约40分钟逐渐回到水面以避免患上减压相关的疾病。

除了保证潜水员的生命和职业安全,减压技术为潜水行业和客户节省了大量的时间和成本,提高了效率,减少了或者完全不需要减压的中止时间,只需在任务结束时进行解压。

按照经验,每100英尺的压力需要二十四小时减压。这种时间效率和直接的成本关联让我们的工作生产方式非常安全、可控、有效。因此我们在压力舱中的每个月末通常需要大概三天来进行减压。

开始潜水工作的过程很简单,就是从压力舱通过气闸(或者在加压状态下转移)进入封闭的潜水钟里,然后我的团队(钟内一共两到三名潜水员)会被下放到漆黑一片的海床或所需的深度。

一或两名潜水员从钟的底部进入水中,第二或第三名潜水员留在钟内作安全掩护,同时操作钟内的气体和压力阀门。

作业完成后,潜水钟会将我们带回船上。在下一次下钟潜水前我们轮流当值。

在海底工作就像在太空里,难怪宇航员为完成使命会通过饱和潜水来培训。

事实上,美国宇航局(NASA)曾经差一点就任命潜水员而不是飞行员去培训太空行走了,因为潜水员很熟悉零重力状态,并且在艰苦环境中有很强的执行工程和修理任务的能力。

在这种场景下不仅要能开展工作,还要更安全更富有成效,这就需要动用一系列的技术、设备和实践办法。

石油天然气行业要开发出解决方案,可持续地找到并生产能源来满足不断增长的需求,但不能增加对生命或财产造成的风险。

对离水面较近的作业,沙特阿美已经开发出机器人技术,使得在潜水船上进行遥控浅水区资产评估工作变为可能。

这种浅水巡检和监测机器人(SWIM-R)能进行视频巡检、海洋生物清理、超声波厚度读取、阴极保护测量等操作,同时能规避对潜水员可能造成困扰的障碍和进入问题。该技术已经被其他遥控潜水器公司采纳作为其设计理念。

 

 

我认为这一创新只是未来的一丝线索,科技将继续发掘出好办法让支持海上油气勘探的数据收集、巡检和修理工作更加高效、更为有效,也更安全,同时还能保护甚至改善海上环境。

 

几千年来,探索阿拉伯湾海洋的是只配备着鼻夹、篮子和绳子的潜水者,他们都在寻找一种昂贵的物品:珍珠。

 

在海上工作,我感觉自己也是这种历史悠久的海洋传统事业的一分子。

 

和那些吃苦耐劳的灵魂一样,我也贡献了力量,去收获具有重大价值,对全世界人民都很重要的东西,那就是在那令人生畏但又充满生命希望的深处去获取不可或缺的能源资源。

 

 

文章来源:Divernet.com 

 

 

 

Close